彩绘新闻 news昆明壁画公司,云南彩绘壁画,古建彩绘,墙体壁画,手绘墙画,彩绘壁画,3D立体画

当前位置:主页 > 彩绘新闻 > 行业资讯

大火后网友问巴黎圣母院屋顶壁画谁画的

日期:2019-05-20 / 人气:24

大火后网友问巴黎圣母院屋顶壁画谁画的

巴黎圣母院屋顶壁画谁画的,巴黎圣母院壁画谁画的,巴黎圣母院屋顶壁画,巴黎圣母院壁画来历,巴黎圣母院烈焰摧毁尖塔与屋顶,欧洲文化的历史浩劫

因《钟楼怪人》而闻名的世界遗产——巴黎圣母院——15日傍晚发生严重大火。失控烈焰疑似从院内屋顶的修缮工程处窜出,极短时间内烧遍整栋主教座堂;尽管圣母院内的镇馆圣物——耶稣荆棘冠与圣路易祭袍——已紧急救出,但圣母院的尖塔与2/3的屋顶结构,却在数千名围观悲泣的巴黎市民眼前,被大火烧垮、崩毁。截至16日凌晨为止,圣母院大火已大致受控,但严重受损的建筑主结构能否撑过祝融?未来几小时内将是绝对关键。

大火后网友问巴黎圣母院屋顶壁画谁画的.jpg

法国《世界报》报导,圣母院的大火,始于15日下午6点50分左右。起火点疑似来自于屋顶部分的修复保存工程。大火从建筑高处开始延烧,并迅速烧遍整座屋顶,朝北钟楼方向蔓延。尽管巴黎消防队紧急撤离了圣母院所在的西提岛,并动员400名消防队员前往灌救;但由于火势莫名强大,加上历史古迹结构脆弱,长达数小时内消防队都无法接近主要火源,打火行动因此严重受阻。

巴黎消防队表示,在大火疯狂的状态下,消防队确实曾考虑过空中灌救;但圣母院毕竟是兴建于中世纪、历史长达800多年的脆弱古迹,高压水柱与空中灌救极可能加速主结构的崩溃。于是在早早排除空中救灾的选项后,消防队只能展开被动围堵——用水柱替火场降温,试图避免大火扩散至南北钟塔。

然而巴黎消防队的被动围堵,仍难阻止恶火肆虐——于是,在巴黎时间15日晚间8点前后,橘红色的火势,烧垮了圣母院的中央尖塔,并在摧毁2/3屋顶结构后,让北钟楼、也就是雨果名著《钟楼怪人》结局场地,陷入重重燃烧。

救灾的打火弟兄,一直到晚间8点半、9点之间,才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钟楼高处灌救。尽管到了16日清晨,圣母院内的零星残火都还没被完全扑灭,主结构是否有崩塌的危险性?消防队也还无法判断;但至此,圣母院的大火已大致受控,各种灾损清点也自此展开。

巴黎圣母院被大火吞噬,整个国家的震撼难以言喻。今晚,我也为所有天主教友与整个法国祷告。与我的同胞一样,今晚的烈焰就像灼伤我们一般,令我伤心欲绝。在圣母院大火传出后,法国总统马克龙也透过Twitter发出悼词,除了取消预定的重大演说外,他也亲自前往救灾现场视察,并下令政府进入救灾动员状态。

在原定计划中,马克龙本将于15日晚间,就黄背心运动后续应对与随之启动的法国全国政策大辩论,向全法国发表重大的结论总结与政策展望;但在圣母院大火之后,演说行程已紧急取消。

从公元1163年开始兴建的巴黎圣母院,是法国最为世人所知的历史遗产。自从中世纪以来,圣母院的哥德式建筑就一直是法兰西天主教的信仰重地。一直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圣母院的宗教地位才在革命时代暂被废弃,座堂内部被混战改造成临时军火库、外部圣像则被破坏斩首、各座钟塔青铜也被拆除融成炮弹。

圣母院的军事化与废墟化,一直到拿破仑掌权后,才得到救赎;当时拿破仑为了统合教会的保守力量而大举修缮并恢复圣母院的信仰功能,甚至选择圣母院成为1804年拿破仑称帝加冕的仪式场地。

拿破仑的加冕,赋予了圣母院全新的历史地位;但真正让圣母院名垂青史、成为文化史上重要遗产的,却是1831年法国文豪雨果的经典名著《钟楼怪人》——透过加西莫多的悲剧,圣母院成了法国文明的绝对核心,其地位与知名度因小说的大幅提升,这才正式让法国社会在意起了圣母院的古迹保存。

如今的圣母院,不仅是法国重要的国家古迹,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世界文化遗产;但每年慕名前来的1,200万名游客,却也让悠久历史的古迹本体面临严重的保存压力。因此近年来,法国天主教会、文化界、与巴黎各级政府也都致力于大修经费的筹措——谁知,大修计划才刚开始没多久,巴黎遗产就遭遇了难以想象的灾难摧残。

在圣母院大火中,我们救回了不少,但失去得更多。巴黎市长伊达戈表示,在大火开始前一周,圣母院就因修缮工程的展开,提前撤走了数十座古迹圣像;而作为镇馆之宝的基督信仰圣物——耶稣荆棘冠(传说中耶稣受难前,被罗马士兵嘲弄戴上的荆棘王冠)、受难十字架碎片、圣路易祭袍(法王路易九世的白色祭袍)——都在火势失控前被紧急救出。但其他馆内的壁画、马赛克与玻璃彩绘,损毁状态则令人不忍评估。

这不是真的,天啊!这不是真的。圣母院大火传出后,数千名震惊而不可置信的巴黎市民,也挤满了西提岛周边与塞纳-马恩省河沿岸。他们许多错愕地用手机纪录烈焰中的圣母院,但更多天主教徒与巴黎市民选择跪下祷告,甚至朝浓烟烈火中的座堂流泪啜泣。

我们恳请巴黎区内的所有教会,为圣母院的文化浩劫鸣钟祷告。当大火于15日深夜近趋平熄后,巴黎大主教奥佩蒂特,也向巴黎教区发出祷告指示——全区各座天主教教堂将彻夜开放供信众助祷,并于子夜整点前自主鸣钟两分钟,以向这场圣母院大火悲剧致意。

灾难传出后,法国开云集团的富豪皮诺特家族,也立即捐款1亿欧元协助重建;负责筹措法国古迹维护经费的文化遗产基金会,目前也紧急启动了募款作业。除了在线捐款之外,自16日起全法国各大城市也将同步展开街头募捐,好为圣母院漫长无期的重建做好准备。

本文由墙绘公司昆明壁画公司编辑整理,文章可以转载!请注明来自 墙体彩绘yishumeishu.com